我的精油老公

在薰衣草農場打工 okay

想學芳香療法再留一年 okay

想去澳洲學芳療 okay

墨爾本學校不喜歡去雪梨okay

我要回台灣了okay

有芳療課就是 ifa我想去okay

要做Case study你先讓我做okay

要買按摩床okay

沒有按摩model你當一下oky

這個配方要給朋友不知有沒有用你用一下okay

只有一種油沒有比較,要培養芳療鼻子要買很多油 okay

找不到人做Case Study,我去幫忙找

找人來我們家做Case Study 好

想做芳療助教  會很忙 好你不要累壞自己

未來想開芳香民宿 好我會努力賺養你這間可能不會賺錢的民宿

姐夫問說,你覺得你老婆學芳療有用嗎?

你說她有興趣開心就好

————–

他雖然不喜歡油的感覺,但要做Case Study,配方練習總是我的第一個

他很誠實的跟我說有用跟沒有用,有用會說你是專業級的,沒有用會說我們要不要再試別的配方

他會在通過很恐佈的人工香味說,老婆還是你的精油比較好

他在我初期配方怎麼調都沒有用快放棄的時候說,你有天份的,再試看看

他會跟我說芳療都花了快七位數的成本了,至少可以把他養得好好得,很值得的

就是他讓我在學芳療的時候沒有COCO的後顧之憂,也不會說要我去做生意靠芳療賺大錢

他說每次看到我說別人用我的配方有用了,幫到人是做功德

最重要的是我開心就好

他就是我的精油老公,常常被我塗的香香的,還有在芳療的一路上伴我成長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